它如同深海_

欧美,内地,港台,古风,民国都掺合,三次元死忠,CP军烨,羽泉夫夫,裘唐,桃妮,锤基,盾铁,神夏的麦夏,大福的福华,楼诚,小李子和凯特,小李子和托比,00Q,哈蛋,等等数不清。

龙文章啊龙文章,我的团长|《我的团长我的团》

《我的团长我的团》之龙文章

【龙文章啊龙文章,我的团长】
——(此致我亲爱的团长)

我在剧中记得最深的一幕,是当龙文章麻木而孑然地走在路上时,孟烦了在旁白里不无悲怆地说:“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他的伤心有多么伤心,他的孤独是多么孤独。”
龙文章啊龙文章,我的团长,你总是一个人背负着所有人的生死,即使你发现这一切沉重到世上无人能替你分担,你也无法坐视不理、无法真正放弃。

你从来不怕自己死,你只怕别人会死,于是当你听见虞啸卿悲愤地说:“仗打成这样,中国所有的军人都该死!”的时候,你只是轻声回应道:“我不认识该死的人。”
我明白,你总是想要每个人都能活,你的心里再也住不下那一千个人以外更多的亡魂,可我也想用孟烦了的话告诉你:“不要怕,死人的思念像潮水一样涌来,和我们对他们的一样,只有思念。”

龙文章啊龙文章,我的团长,为了减少伤亡,避免一场为死而死的战争,你身体力行,四次冒死渡江画下了竹内连山的防御工事地图,然后带着你一身的伤痕和鲜血闯入作战会议厅,告诫虞啸卿千万不要一意孤行,并最终说服了他用你的方案收复南天门。
就像《士兵突击》里某些方面与你如出一辙的袁朗曾告诉吴哲的:“我敬佩一位老军人,他说,他费尽心血却不敢妄谈胜利,他只想他的部下能在战场上少死几个,他说这是军人的人道。”——是的,我想这说得一定是你。

龙文章啊龙文章,我的团长,即使你早已认清炮灰团不被重视以及国军腐败的现实,即使你知道一切有可能根本无法那么顺利,你也还是因心中存有的无限勇气和对胜利的无限渴望而决心带领着所有人与你一同向前,你终究还是要赌,赌你损失最少的方案会得到虞啸卿的全力支持,赌虞啸卿本质上跟你有同样的一腔热血要喷涌,赌老天自有公道,赌你全部的退路,赌你亲爱的炮灰团对你的忠心,你觉得一旦赌赢了,不仅能得到胜利、能把伤亡减到最少,还能对那南天门上的、也是你心间热土上的那一千座孤坟有个交代。

你在希望与愧疚与责任中挣扎,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妖人。只要能够胜利,只要你的弟兄们活着,只要可以赎罪,你什么都可以做,甚至是屈膝低头。
孟烦了还曾调笑你说:“瞧你那德性,软塌塌的跟路边马粪似的,我真奇了怪了,我们这些人怎么就把命交给你这样的人。”
而龙文章啊龙文章,我的团长,你当时心里想回应的却是这么一段话:“孟烦了,我也很想把命交给你,那是一件多么省心的事。只要你不把他当成路边的马粪。”就像你后来又对着虞啸卿哭诉的:“我撑不住了,都相信我,都把命交给我,我相信谁啊?!我交给谁啊?!”你是多么无奈,强者仅需自救而已,可圣者总要渡人。

龙文章啊龙文章,我的团长,我们敬你、爱你,我们感谢你、想念你,希望这敬爱,这感想,也能如潮水一般跨过历史长河、穿过战火硝烟,向你涌去。

——THE END——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