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如同深海_

可是他却并不在意

【麦夏】My heart is with you(我的爱与你同在)|第三章上

#迟来三个多月的更文##说好高考后就更文的麦夏文坑#

PS:我做了一下调整,因为之前更过的第二章与第三章上半部分都是在巴兹医院内发生的事,所以特此合并为一章,变成第二章上、下,我已在发布过的原文中对章节标注做了修改,并且原文内容也进行了一小部分的修改,请戳进主页翻看!!而这次的更文则成为真正的第三章上半部分!谢谢大家不离不弃支持!

第三章上】

“If you trust me and follow my advice,you will soon recover!”——如果您相信我,并且遵照医嘱,您不久就将康复!
“Sure!Thank you very much,Dr. Watson.”——我当然相信您!非常感谢您华生医生。

John起身微笑着送走了今天预约名单上的最后一位病患,然后坐下来有些疲倦地揉了揉额角。
他每天都要在诊所里接待各类病情或简单或复杂的病患,就像从前Sherlock在221B时总是要接待那些身上藏着或大或小谜团的委托人,总的来说他们都是在帮助别人解决问题,并从中获得必要的成就感。

Life is the same every day.,but full of hope.——生活每天都是一样,但也充满了希望。
浏览时时刷新的预约病患名单、大致了解患者们所填的病情,然后循序迎来名单上的每一位患者进行耐心的询问和聆听、再做严谨的诊断和治疗、并酌情开药,最后再致以刚才那般诚挚的祝愿——这就是他作为Dr. Watson每天的工作,平凡而又伟大。

整整两年了,除去两年前因Mary在怀孕期间被揭露了真实身份而给两人间带来的不愉快,他们的婚后生活绝对称得上是幸福美满,他们育有两个孩子,且经济收入稳定,每天都体会着微小的喜悦和简单的满足——大儿子Ciel会说话了,小女儿Emma降生快一周了......
这一切和他曾经与Sherlock一起冒险解谜时的险象环生比起来显然要安定得多,虽然在他最深最长的梦境里依然会有阵阵枪声的回响和酣畅放纵的奔逃,虽然他曾经完全属于那样的生活,但他终究不似Sherlock那样的巨人,总有无限的勇气于风浪中矗立,甚至从来不需要一个风平浪静的港湾。
而且即使这位巨人现在正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John也有一种微妙的预感——Sherlock很快就将醒来,然后生龙活虎地继续他未竟的事业。

John知道Sherlock近一年多以来一直在与他哥哥Mycroft联手秘密对抗一个名为Devin的叛国者,但John也仅仅就了解这么一点点,因为他被这兄弟二人保护得太好了——Sherlock减少了与他的联系,竭尽所能地避免他和Mary再被卷入其中受到伤害,而Mycroft更是唯恐有任何人再去利用他和Mary的安危去威胁自己亲爱的弟弟。
想到这儿,John靠在椅背上无奈地摇头一笑。其实Mycroft大可不必为此挂心,毕竟John从不觉得自己算是Sherlock最大的弱点,福家兄弟两人最大的弱点明明只是他们彼此而已。
Well,the players see less clearly than the bystander.——真是当局者皆迷,唯旁观者清啊。
John打了个哈欠,把手枕在脑后这样混沌地想着。
如果能够确认今天不会再有其他病患来就诊的话,他就可以考虑关闭诊所下班了。

“Dr. Watson?”女护士Serene忽然轻敲房门,好吧,这意味着他下班的愿望可能要有所推迟了。
Serene接着说:“这里有一位没有经过提前预约的病患想要就诊,他是特意等到之前预约的病人都在您这儿看完病走了才让我临时通知您的。”
John蓦地眨了眨眼睛,有点儿发懵地捋了捋头发,然后回过神来坐直,“OK,我知道了Serene,请让他进来吧。”

吱呀——门开了,“临时病患”云淡风轻地踱进门,看到来者何人时John一瞬间就清醒了,站起身愕然到几乎说不出话来。
但是很快他便欣慰地笑了起来——
感谢上帝保佑!自己的预感果然没有错。

——TBC——

【作者按】:我一直觉得即使John不和Sherlock一起探案了,他也理应拥有一个好的归宿,过上平静的生活,理应从之前因习惯了阿富汗战场的枪林弹雨而使他回国后仍旧追求冒险刺激的紧绷状态中真正地解脱出来、安定下来,他需要有一个温柔的妻子和一个温暖的家来抚慰他,(说白了其实就是他必须得退隐江湖来给那哥俩创造更多亲、密相处【划掉】的机会啦!)而同时我也希望Mary的身份问题能够因Sherlock对Magnuson的一枪也爆头得以真正尘封,不要让一群人再去围绕她过多折腾和计较了。
以及,大家发现了吗?John大儿子的英文名Ciel的意思是“夏尔”,我让Sherlock为John的孩子命名的愿望实现了哦~\(≧▽≦)/~,而刚刚降生的小女儿的名字是Emma,没错!和John的姓氏连起来就是Emma Watson!!众所周知,艾玛女神可算得上是英国第一美女啊,而且她从小在哈利波特里演赫敏时就是人见人爱的小女神啊!我这么做就是方便大家随意去脑补John的女儿颜值有多高啦~๑乛◡乛๑
下次更新见!挥~感谢读者们不离不弃!(*/ω\*)

【麦夏】My heart is with you(我的爱与你同在)|第二章下

看第一章和第二章上请戳进主页●v●

第二章下】

Sherlock缓步穿过了冗长肃静的病房走廊,又路过了宽敞喧闹的候诊大厅,其间来往着的近百名病人、医生以及护士都在为生命的来去而匆匆奔忙着,五花八门的个人履历和生活信息像纷乱的雪片一样透过他敏锐的双眼飞入大脑,他却无意去“研读赏析”。

步履轻盈地走下了三层楼梯,Sherlock拐进了自己以往破案时经常要光顾的停尸间外,把刚才从Mycroft那儿“顺手拿来”的一根烟叼进嘴里,然后用以同样方式得来的打火机将其点燃。
Good,依旧是万年不变的低焦油香烟,虽没有高焦油所带来的丰沛辛辣,但却有着悠长的清香,令人迷醉。

“这里是停尸间,抽烟也害不了几个人。”烟雾缭绕中,Mycroft的话语忽然回响于他的耳畔。
他记得几年前The Woman诈死之时,Mycroft就是在这里递给了他一根低焦油的香烟,其味道与此刻他手上的这根几乎别无二致,这令他瞬间有了一种时空交错的奇异之感。
彼时的情景一寸一寸地在眼前铺展开来,而他站立在一旁,静静地审视着旧日的自己与Mycroft,聆听着二人间琐碎的对话,觉得既可笑又温暖。

别扭、对立,又和谐、统一,互相拒之千里,却又紧密相连。Sherlock不得不承认,他看到了两个如此相近又相似的灵魂,虽然他们中一个是铁腕的政客,一个是高超的侦探,但是最后他们必是殊途同归。
——这是Sherlock抛开了自己的身份,站在第三方的角度对眼前二人的关系与命运做出的最理性精准的推理。

正当Sherlock想作为旁观者更进一步地推理出二人的关系中可能还有什么更微妙的东西时,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脚步声,这脚步声微微有些拘谨又隐隐带着急切。
“Molly......?”静默伫立的他吐出语气肯定的问句,他的判断不会有误,来者不会是其他人。
于是他转过身迎向Molly,迅速背离了刚刚绵长的回忆往景,也从容抽离于自己幽深的思索。

“Hi!Sherlock......我......去病房看你,然后Mycroft告诉我......你正在这里企图逃避公共场所禁烟令。”Molly微笑地望着他,吞吐又雀跃地开口。

他掸了掸烟灰,嗤笑一声,“Hh,停尸间抽烟害不了几个人,这可是他教我的。”
对于吸烟,Mycroft的确并不太管他,毕竟他能戒了毒就已经是人间奇迹了,但是禁烟令却也让他不敢随意造次。

“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这一个多月大家都担心坏了,Mycroft,Mrs. Hudson,Lestrade探长,John,Mary,还有我......”

“Mary预产期过了两周了,第二个孩子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指间的烟只剩下烟头儿了,Sherlock毫不客气地打断她,语速飞快地询问起来。

“啊,是公主!现在男孩儿和女孩儿都有了,so sweet!”虽然Molly早已习惯了Sherlock总是给予她尴尬,但她还是局促地攥了攥白大褂的下摆。

Sherlock自然捕捉到了她微小的动作,掐灭烟头儿后从她身边走过时又轻声说了一句“Well,谢谢你这阵子每天都来病房照顾我。”

————TBC————

【麦夏】My heart is with you(我的爱与你同在)|第二章上

~\(≧▽≦)/~大家不要忘了先去看第一章啊——

第二章上】

“真是出乎我的意料Sherly,我以为这次如果你不幸醒了,又会像以往一样立刻悄无声息地溜出医院呢。”Mycroft手执黑伞靠坐在病房内的椅子上,语气调侃,眉眼带笑,而病床另一边的Sherlock刚刚一脸嫌弃地脱下了病号服,现在正心情愉快地开始换正装。

“Well,我刚醒来时的确是想这么干来着,但我很快就发现——”Sherlock套上了西裤,语速忽然变得飞快,听起来几乎没有停顿;“你安排在门外的三个黑衣保镖中有两个曾是格斗冠军另外一个是现役皇家海军陆战队员,且光病房里你就安装了六个摄像头可以为你提供360度无死角的实时有声超清监控画面,还有唯一的一扇破窗户也被你换上了防弹玻璃然后给锁死了,要是没有Molly每天早上拿着你给她的钥匙来给我开窗换气谁也别想打开它......Uhh,这件黑色衬衫穿上稍微有点儿大,”他撇了撇嘴,纤长的手指开始系上一个个扣子,语速又渐渐放缓;“八级监视,承蒙关照brother,你总是这样让我有安全感,你这么怕我跑的话干脆把我绑在病床上得了。”

Mycroft听罢,故意眯眼露出了一个嘴角快要挨到耳后根儿的得意微笑,然后放下伞起身走过去为Sherlock整理西装外套和衣领,戏谑地回应道“Oh,Sherly,我又不是The Woman那样的‘施虐狂’,把你绑在床上干什么?”
Sherlock挑了挑眉,一反常态地没有马上接话,颇有些玩味地看着Mycroft,后者正低下头去为他抻平西装下摆。病房里一时寂寂无声。

忽然间Sherlock皱起了眉,抬手轻轻触碰了一下Mycroft明显变得瘦削的下颚,低声开口道:“Hey,瞧瞧你brother,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瘦成了什么鬼样子。”
Mycroft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触碰愕然抬头,他看到Sherlock英挺的五官近在咫尺,心跳猛然间漏了一拍,他下意识微微退后了一点,然后他听见了自己冷静的声音:“No kidding?真难得听见你说我瘦了,其实你也一样Sherly,你觉得衬衫有点儿大是因为你比原来轻了10磅。”

“Uh-huh,说你瘦了可并非赞扬啊brother,我只是觉得赘肉、黑伞和三件套已经是你身上必不可少的三个特征了......Uhh,你看起来不光瘦了还很累。”Sherlock边说边绕过病床把椅子拎过来,然后示意一脸倦容的Mycroft应该继续坐下。

“Thanks,Sherly,我知道你没有在心疼我。”Mycroft淡淡一笑。
“You are right,我确实没有......好吧,很抱歉这一个月以来让你如此担心我,以至于你连甜食都没胃口吃了。实话说我醒来以后之所以没有直接溜出医院,是因为我知道Devin应该已经被你控制住了,暂时还不需要我出去和他继续周旋,不是吗?”
Mycroft向椅背上一靠,翘起腿来坐着,“Of course,毕竟Devin害得我亲自跑腿去“黑屋”里找了你一趟,他没被我抓住然后吊起来抽一顿都算走运了。”
“Well,如果你真的抓住他,你肯定不会抽他,你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会派人给他注射更多剂量的‘Hypnosis’,至少比他给我注射的剂量要多,然后你也同样会把昏迷的他扔进“黑屋”里等死,并对那些金鱼政客们宣称他已在卧底活动中牺牲,总之你一定会让他为伤害我而付出代价。”
Mycroft点点头,“Good,我该为你这么了解我而欣慰吗?”是的,其实我真的很欣慰亲爱的弟弟,你并非毫不懂得我对你的爱护,但我想这已经足够了,你不需要再懂得更多了,那些多余的、毫无用处的东西只交给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我破碎的心只该独自破碎,而醒来的你应该继续拥有一颗完整的心,你只需明白我的爱永远与你同在。

“得了吧brother,原谅我从不知道以你的情商还能明白什么是欣慰。”一句玩笑后Sherlock披上了大衣,走到了病房门口,忽然又回过头来,“其实关于我醒来后没有直接溜走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也担心你......No,我准确的意思是说——我也担心一旦你发现我不见了,那么之前在门外的那三个保镖就得因为没看好我而立刻失业没饭吃,我可不太忍心。”说着,Sherlock按下了门把手,“不过显然我现在没什么顾虑了,这破医院我的确躺够了,倒是你,my dear brother,快去躺下好好睡一觉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的黑眼圈儿。Goodbye,我去拜访一下John和Mary.”

病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又关上,Sherlock的脚步声已渐远,然而Mycroft——这位堪称大英政府高层政客里脑子转得最快的人,却还在为他亲爱的弟弟刚才那番拐弯抹角的话而怔愣。
“真是个幼稚鬼,承认吧,你就是担心我Sherly.”半晌,Mycroft一个人在心里轻笑道。

————TBC————

【麦夏】My heart is with you(我的爱与你同在)|第一章

第一章】

这是一个慵懒明媚的午后,大不列颠一派祥和。

坐落在伦敦泰晤士河畔的大本钟虽已历经了百年风雨雷电的洗刷震荡,却仍旧如时间巨人般静默又高傲地矗立,细长的指针也已虔诚地走过万转。而此刻,就在其美丽的铜色尖顶之上,是伦敦难得一见的蔚蓝晴空。
没有阴冷骤雨,唯有拂面柔风,如此神赐的好天气,仿佛是在庆祝着这片大地上另一个巨人的苏醒——
病床上的Sherlock细密卷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好似在抖落上面已积蓄了整整一个月的微尘,然后他缓缓抬起了眼帘,猫眼一般的黄绿色瞳孔因为意识尚有些混沌而茫然地转了转,紧接着,他许久不曾运转的高智商大脑开始了慢吞吞地重启,仿佛他游荡在外的灵魂终于归位。
——我们的巨人醒来了。

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里,消毒水挥发后的凛冽气味和床头鲜花的馥郁芳香在他的鼻腔内无声而激烈地碰撞着。视线穿过病房门上的窄玻璃,他敏锐地注意到门外隐约有黑色的人影站立,毫无疑问这是Mycroft安排在此的保镖,病房和走廊内也应该到处都是他安装的超清摄像头。对此,Sherlock只是情绪复杂地勾了勾嘴角,想起了自己曾是多么反感这种监视,但如今他早已释然,兄弟之间充斥着误解与伤痕的过去亦已烟消云散。
Sherlock转头看向一个距离自己近乎咫尺的摄像头——它隐藏在床头那束盛放欲滴的鲜花之中,就像Mycroft的双眸一样,总是隐匿在充斥着阴谋与博弈的纷乱政坛的暗处静静窥视,幽秘、倨傲得令人厌恨、恐惧,却也无端令人敬畏、着迷,尤其是这双漂亮的眸子只有在看向自己时才会流露出温柔与关切。脑海里浮现出brother的样子,他禁不住轻笑起来,对着镜头俏皮地眨了下右眼,并开口打了个招呼,声音因为整整一个月未开口而听起来有些喑哑:“Hey...did you miss me?”

————分割————

Mycroft疲惫地站在MI6办公室的落地窗前。
今日的工作和会晤大部分已结束,窗外日光和暖,晴空蔚远,而办公室的房门紧闭,难得的无人来扰。

他于一片宁寂中怅然伫立,忽然想起Sherlock美丽的眼睛,那双眼睛常在推理时因兴奋而流露出飞扬的神采,也常在兄弟二人嬉笑斗嘴时表现出倔强和顽皮,可如今它们却紧紧闭合,看不见自己忧惧的神情和哀伤的泪水,更看不见自己炽烈如炬的目光。
Mycroft曾经觉得,在这世上再没有什么会比拼命掩饰一份禁忌的感情更痛苦了。长久以来,他叱咤政坛,淋浇风雨,除了Sherlock,他面对任何人事时心地都足够冷酷决然,他以为人性与感情本该为金鱼们才会有的最多余的东西,没想到最后他却还是跌落人潮,沦为凡夫。

他忆起在巴茨医院的停尸间外, 他与Sherlock一起吞云吐雾时,自己曾发出的意味深长的叹息:“All lives end,all hearts are broken.Caring is not an advantage.——生命都会终结,徒留一颗破碎的心,爱毫无用处。”
可笑啊,那时的他分明是在打着“无情”的旗号去隐晦地诉说着这份错爱给予自己的深切悲欣,却只换来Sherlock无言的沉默和远去的背影。
其实当时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颇为剑拔弩张,经常是针锋相对,不过幸运的是,通过他努力地修正自己与Sherlock的相处方式,他们终于靠得更近。

Mycroft抬手敷上面前清透的玻璃,感到掌心传来温凉的触觉,就像他带领特工们冲进“黑屋”后颤抖地抚摸到昏迷的Sherlock的脸庞时所感受到的偏低的体温,那一刻他紧紧地拥着他,失控地流泪、疯狂地低语,Sherlock,I love you,I love you.Please,please wake up.
——明知你的生命并未消逝,我的心却已经破碎,原来这世上比拼命掩饰爱更令人哀痛的,是我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在你面前坦露深情,你却浑然不觉了。
连绵的回忆与汹涌的感情让他几乎无法负荷,铺展在玻璃上的手掌又紧握成拳,他泫然欲泣。

忽然,办公桌上的电脑“叮咚”一声响,他当然明白这声提示的意义,这犹如一阵春雷般昭示着生命复苏的希望,于是他猛然回头——
他看见屏幕上的Sherlock正俏皮地眨着他美丽的眼睛,他亦听见了Sherlock熟悉的声音,本来悲伤的眼泪此刻惊喜地落下,他近乎着魔一般地柔声回应着;“Of course!Of course I miss you,Sherly.”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