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如同深海_

欧美,内地,港台,古风,民国都掺合,三次元死忠,CP军烨,羽泉夫夫,裘唐,桃妮,锤基,盾铁,神夏的麦夏,大福的福华,楼诚,小李子和凯特,小李子和托比,00Q,哈蛋,等等数不清。

【麦夏】My heart is with you(我的爱与你同在)|第一章

第一章】

这是一个慵懒明媚的午后,大不列颠一派祥和。

坐落在伦敦泰晤士河畔的大本钟虽已历经了百年风雨雷电的洗刷震荡,却仍旧如时间巨人般静默又高傲地矗立,细长的指针也已虔诚地走过万转。而此刻,就在其美丽的铜色尖顶之上,是伦敦难得一见的蔚蓝晴空。
没有阴冷骤雨,唯有拂面柔风,如此神赐的好天气,仿佛是在庆祝着这片大地上另一个巨人的苏醒——
病床上的Sherlock细密卷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好似在抖落上面已积蓄了整整一个月的微尘,然后他缓缓抬起了眼帘,猫眼一般的黄绿色瞳孔因为意识尚有些混沌而茫然地转了转,紧接着,他许久不曾运转的高智商大脑开始了慢吞吞地重启,仿佛他游荡在外的灵魂终于归位。
——我们的巨人醒来了。

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里,消毒水挥发后的凛冽气味和床头鲜花的馥郁芳香在他的鼻腔内无声而激烈地碰撞着。视线穿过病房门上的窄玻璃,他敏锐地注意到门外隐约有黑色的人影站立,毫无疑问这是Mycroft安排在此的保镖,病房和走廊内也应该到处都是他安装的超清摄像头。对此,Sherlock只是情绪复杂地勾了勾嘴角,想起了自己曾是多么反感这种监视,但如今他早已释然,兄弟之间充斥着误解与伤痕的过去亦已烟消云散。
Sherlock转头看向一个距离自己近乎咫尺的摄像头——它隐藏在床头那束盛放欲滴的鲜花之中,就像Mycroft的双眸一样,总是隐匿在充斥着阴谋与博弈的纷乱政坛的暗处静静窥视,幽秘、倨傲得令人厌恨、恐惧,却也无端令人敬畏、着迷,尤其是这双漂亮的眸子只有在看向自己时才会流露出温柔与关切。脑海里浮现出brother的样子,他禁不住轻笑起来,对着镜头俏皮地眨了下右眼,并开口打了个招呼,声音因为整整一个月未开口而听起来有些喑哑:“Hey...did you miss me?”

————分割————

Mycroft疲惫地站在MI6办公室的落地窗前。
今日的工作和会晤大部分已结束,窗外日光和暖,晴空蔚远,而办公室的房门紧闭,难得的无人来扰。

他于一片宁寂中怅然伫立,忽然想起Sherlock美丽的眼睛,那双眼睛常在推理时因兴奋而流露出飞扬的神采,也常在兄弟二人嬉笑斗嘴时表现出倔强和顽皮,可如今它们却紧紧闭合,看不见自己忧惧的神情和哀伤的泪水,更看不见自己炽烈如炬的目光。
Mycroft曾经觉得,在这世上再没有什么会比拼命掩饰一份禁忌的感情更痛苦了。长久以来,他叱咤政坛,淋浇风雨,除了Sherlock,他面对任何人事时心地都足够冷酷决然,他以为人性与感情本该为金鱼们才会有的最多余的东西,没想到最后他却还是跌落人潮,沦为凡夫。

他忆起在巴茨医院的停尸间外, 他与Sherlock一起吞云吐雾时,自己曾发出的意味深长的叹息:“All lives end,all hearts are broken.Caring is not an advantage.——生命都会终结,徒留一颗破碎的心,爱毫无用处。”
可笑啊,那时的他分明是在打着“无情”的旗号去隐晦地诉说着这份错爱给予自己的深切悲欣,却只换来Sherlock无言的沉默和远去的背影。
其实当时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颇为剑拔弩张,经常是针锋相对,不过幸运的是,通过他努力地修正自己与Sherlock的相处方式,他们终于靠得更近。

Mycroft抬手敷上面前清透的玻璃,感到掌心传来温凉的触觉,就像他带领特工们冲进“黑屋”后颤抖地抚摸到昏迷的Sherlock的脸庞时所感受到的偏低的体温,那一刻他紧紧地拥着他,失控地流泪、疯狂地低语,Sherlock,I love you,I love you.Please,please wake up.
——明知你的生命并未消逝,我的心却已经破碎,原来这世上比拼命掩饰爱更令人哀痛的,是我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在你面前坦露深情,你却浑然不觉了。
连绵的回忆与汹涌的感情让他几乎无法负荷,铺展在玻璃上的手掌又紧握成拳,他泫然欲泣。

忽然,办公桌上的电脑“叮咚”一声响,他当然明白这声提示的意义,这犹如一阵春雷般昭示着生命复苏的希望,于是他猛然回头——
他看见屏幕上的Sherlock正俏皮地眨着他美丽的眼睛,他亦听见了Sherlock熟悉的声音,本来悲伤的眼泪此刻惊喜地落下,他近乎着魔一般地柔声回应着;“Of course!Of course I miss you,Sherly.”
————TBC————

评论(4)

热度(31)